『不要碰我!』
我生氣地甩開他的手...
『別生氣嘛,那真的是我學妹嘛!』
國福忙著陪笑臉,嘗試讓我不再生氣
『只是學妹嗎?』 鬼才相信 !
『幫學妹撐傘,好盡責的學長呀!
連考古題都專程送到宿舍,你知道我留言給你室友,說要找你一起吃飯嗎?』
他急急忙忙解釋 :
『她是學弟班班代,考古題當然要拿給她呀!
那次被你看到幫她撐傘,也是因為正好要離開系館,所以順便送她到餐廳嘛...』
『所以就..順..便..跟她吃了個飯,哼,還真順便呢!』心中的妒火愈發不可收拾,今天恐怕又要大吵一場了。

認識國福,是在大一到關山看日落時。
那次剛好被他騎摩托車載,一路說說笑笑,還算談得來。
回來後,他就展開攻勢,讓我這個當時少不更事的小女孩怦然心動。
以為那就是愛情,就暈陶陶的跟他在一起了。
現在想想,自己有點笨,應該多看再些男孩子再決定的。
這些年來,或許是自己心眼比較小,
所以看不得他跟別的女孩說說笑笑,或走在一起的樣子,
也因此常常爭吵。
宜君說我是個佔有慾很強的女孩子。
我承認。
畢竟這是我第一次的戀愛呀!


『學妹說很感謝我送她過去,所以執意要請我吃個飯的,真的沒什麼嘛。
妳就是愛胡思亂想,每次都冤枉我。』
他看來有點惱了。

國福雖然不是高高帥帥的,卻很有女人緣。
在他們系上,甚至在社團中,他都是公認的好先生型的男孩子。
思想周到,有點體貼,卻又不會太黏人。
所以,每次當別人知道我是他女朋友時,
都投以羨慕的眼神,好像我找到了一顆寶石,
人人稱羨。
但是我總覺得不安全,這麼多女孩子環伺在旁,
他又是個單純的人,萬一被人騙走了....
啊...真可怕...這次一定要他承諾,
承諾絕不再單獨跟別的女孩子在一起。
宜君說我看他,好像是看守寶藏般的緊張,
『幾乎讓他喘不過氣來。』
可是,我多麼怕失去他呀!


『我不管,你一定要保證,從此不再跟其他女孩子單獨在一起!
否則,我們就結束了!』

這次我鼓足了勇氣,好像在恐嚇他似地,
斬釘截鐵地說了要分手的話。
說完了的我,渾身發抖;
不知是氣憤,是激動,還是害怕。
其實我也很怕,怕他真的要分手。

『妳真是無理取鬧,本來就沒什麼,妳為何要小題大作呢?』

他用從不曾有過的音量對我嘶吼著:

『我也需要一點自由的空間呀!
跟妳在一起,我就像是籠中鳥,得整天在妳監控下行動。
我好累,為什麼妳總是不能相信我呢?』

隨著彼此的音量上升,火氣也越來越大。

『是,我真的很難相信你,因為我太沒有安全感了。
可是,難道我不能比別人多一點點去被憐愛,呵護嗎?
我是你女朋友耶!』

『我覺得妳需要的,不是一個男朋友,
妳需要的是隻成天守在妳身邊的狗!
天哪! 我們為何要如此辛苦呢!』

他轉身掉頭就走。
留下我在管院迴廊,愣愣的杵在那裡。
宜君大概是唯一我能放心的讓國福單獨相處的女孩子。
她是我同班同學,也是那次關山之旅的籌辦人。
她常常是我跟國福爭執後的消防拴,
也是我們兩人心事的發洩處。
其實我有點驚訝,宜君為什麼會跟國福這麼可以溝通。
不過既然是姊妹淘,我也就樂見有一個溝通的橋樑。
『這次國福真的生氣了,怎麼辦?
唉,只有再把宜君挖出來當調停人了...』
於是我 call 她,找不到人,只好留話給她。

接到宜君的信,是在我留言給她後兩天。
信中是這樣說的:

阿雅,
收到妳留言,也有兩天了。
這麼晚回信,是因為不知道怎麼跟妳說才好。
昨天國福來我這邊,跟我談了好久。
就像我跟妳說過的,他真的覺得很累。
妳又突然提出要分手的話,
讓他無法接受。
我們真的聊了很久...也發生了一些很意外的事....
阿雅,他說他突然發現其實他喜歡的是我...
這真的很難啟齒,妳是我最好的朋友,
我不應該做對不起妳的事。
可是,其實那次去關山,我多麼希望國福載的是我。
老實說,我也早就喜歡他了。
然而我真的不願意成為第三者,
所以將這樣的心思藏在心底。
直到昨天他跟我說喜歡我,
我想,我真的無法拒絕他,
也沒有再抗拒什麼,
於是就答應跟他交往看看...
真的,我不是故意的,
只是感情的事,是誰也摸不準的...
對不起,阿雅,他覺得我們的事,
還是由我告訴妳比較好,
雖然一樣難以提筆...
:
:


下面的字我已經看不清楚了。
我早該注意到宜君的心思。
難怪她總是那麼關心我跟國福的事,
原來呀....
只是為時已晚,而且想不到是她...

當然,後來我跟宜君的友誼,也和我跟國福的戀情一樣,
結束了。
在教室中碰面,也很客套,虛偽。
這些日子以來,我在想,想抓得更緊,他卻越想逃。
我不懂,難道我連要安全感的想法都是錯的嗎?
還是,我不懂的是感情呢?
< 孟珍 >


第61天

s321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